江非淮私下里联系了连宵雨。

  连宵雨毕竟16岁就开始混社会了,心机有,心思也有。

  想要追求江凝思,自然是需要从她身边人身上下功夫。

  江非眠年纪长,心思多,他不愿意接触,再加上也不是江凝思的亲哥,所以连宵雨将目光放到了江非淮的身上。

  如今江非淮一联系,连宵雨顿时就冷了脸。

  在他心里,温柔又善良的小公主,居然被一个恶毒的女巫给欺负了?

  连宵雨恨不得自己直接动手,去处置了东姝。

  可惜,最近他正在加班搞一个app。

  一旦成功了,那么他的身价又会不一样的。

  他是技术骨干,也是主力量,真走了,这个进度就得被拖慢了。

  他不放心江凝思,可是同时也知道,江家条件很好,江凝思身边条件好的追求者很多,想在这么多人里,脱颖而出,他没有一点底气,显然是不行的。

  所以,他还是需要赚钱积累资本的。

  不然,从起跑线上,他就输了。

  自己从前混过街头巷尾,来些没什么底线的小混混,也不是问题。

  想到这些,连宵雨联系了一下人,然后牵线给了江非淮。

  江非淮原本就很想去混社会,如今真跟这些人牵上线了,还很兴奋。

  【淮:你们就去堵她,骚扰她,打她都没有问题,但是有一个前提,不能碰了她。】

  江非淮特意跟小混混们说了一下。

  他不是没恶毒的想过,直接让这些小混混们毁了东姝。

  但是,又一想,他妈之前说过的,接东姝过来也不是不可以。

  她就当恶心自己养两年,之后再送给权贵当金丝雀,从而给自己家谋利,也算是自己家赚了。

  但是前提了,东姝得是干净的送到对方的床上。

  真被一群小混混毁了,岂不是乱了他妈的计划吗?

  所以,江非淮特意叮嘱了一下,让他们别乱来。

  怎么玩都行,但是不能碰最后的线。

  小混混们一听,马上表示明白了。

  因为这个,江非淮今天一天的心情都不错,便是在路上看到东姝,也是扬着头了。

  可惜,东姝没时间去管他。

  在路上,还是因为去卫生间,或是去食堂。

  剩下的时间,都是在学习。

  好在,从前原主的底子不错,再加上东姝不是没学过,只是重新温习一遍。

  从高一开始,一本本书翻的飞快。

  基础知识点之后,就需要大量的刷题,才可以飞快的进步。

  同时自己的布局也要开始,不过每家都不是一摊泡沫,自己戳一下就破。

  便是布局下去,估计还需要等些时间,才能看到成果。

  如今最为重要的还是……

  学习。

  江凝思告过状之后,心里舒服了不少。

  自己是拿东姝没办法,但是别人呢?

  别人还是有办法的。

  就不信,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一个东姝。

  东姝确实发现,有人在找自己的麻烦。

  如果不是特别过分的,东姝都懒得理会。

  不过如果过分的话,那东姝可就不会客气了。

  学校之前暴力原主的那七个女生,其实也是江凝思暗地里撺掇的。

  当然,这种事情,身为女神白莲花怎么可能亲自动手呢。

  江凝思不过就是暗示了一下身边的几个跟班狗腿,然后对方就应下了,找了几个习惯性欺负学校里女生的大姐头。

  对方拿钱办事儿,结果,上来就踢了铁板。

  如今看到东姝,直接绕道,中午看到东姝去了食堂,她们甚至拐了一个弯,去了校外吃的饭。

  昨天接近一个小时的蹲起,今天早上她们能起来,全凭……

  爸妈棍棒。

  是真的含泪被逼的起来,今天下楼梯的时候,她们的腿甚至不敢使劲动,不然就是钻心的疼。

  便是如此,她们也还是含泪下楼。

  真的,太疼了。

  肌肉受损过度,就算是坐着不动,都能感受到肌肉的酸胀感。

  如今,她们几个总算是跟东姝错开了,结果江凝思的跟班们,又来鼓动她们去欺负东姝。

  “不去,谁爱去谁去。”带头的大姐头打人不成,还赔了一件棉袄,如今还让她去?

  这是人干事儿?

  那是魔鬼,你们知道吗?

  但是,大姐头不敢说。

  因为一旦说了,她暴力其它人的事情,便要被追究。

  她闹了两年知道火候,只要不过了,谁也拿她们没办法,最多就是批评教育嘛。

  办公室走了两年,都习惯了。

  脸皮厚了之后,对于这种事情,也不在意。

  但是东姝的话……

  大姐头总觉得,她真敢闹过分了,怕是这辈子都得在卫生间里做蹲起了。

  所以,不去。

  其它小姐妹,那都是以大姐头为命是从。

  大姐头不去,他们去?

  “不去,丽姐都不去,我们也不去。”

  “就是,不去,学习呢。”

  ……

  几个惯犯突然从良了,这特喵的上哪说理去啊?

  江凝思听到跟班回来的汇报,紧了紧手里的卷子,心里在琢磨着,季疏林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办法?

  季疏林这会儿有些烦躁。

  今天一早起来,便被他爷爷训了。

  为的自然是早恋的事情。

  爷爷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一早上起来,便直接将他揪到书房。

  他还想早起给江凝思买她喜欢吃的蛋糕,结果被爷爷训到就差迟到,这才被放出来。

  季爷爷偏爱季云修,并不算是特别喜欢他,季疏林一直都知道。

  但是人家季云修根本不愿意回国,季家以后都是他的,可是季爷爷还是看不惯他。

  这让季疏林心里十分不爽,这会儿正猫在卫生间里抽烟。

  他一惯的清冷校草形象,这会儿他猫在门洞里抽烟,倒是与他平时表现出来的模样,极为不符合。

  谁还没有两幅面孔了?

  问题是,他的另一幅面孔,这会儿被教导主任发现了……

  教导主任原本是想去高三抓学习的,结果收到一条匿名消息,说是男生卫生间,最里面的一个门洞里,有人关着门在抽烟。

  高中校园,你还抽烟?

  教导主任看完就炸了。

  直接带着高三所有的班主任,杀到了男生卫生间。

  最里面的门洞的门是关着的,而他们进来,也果然闻到了烟味儿。

  闻到烟味儿的瞬间,教导主作的脸就化成了黑墨。

欢迎大家访问:九妹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jiumeishucheng.com/6_61172/2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