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安宁有点不舒服,虽然这些都是预料中的回答。

  但是真相被揭穿的时候,谁都不可能感觉舒服。

  “谢谢你的坦白。”她阴嗖嗖的说着。

  紫微真人含笑说:“是不是对我很失望,想要离开我?大门没有关也没有设置任何结界,你随时可以走。”

  “我不会走,”宋安宁说,“虽然不是很乐意,但你说也是事实,我没有那么多的选择权,我的人生在我选择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关上了很多扇大门,我只能跟你走到地老天荒,。”

  “其实,如果你不是叶伊的小姨,你连和我一起走到地老天荒的资格也没有。”

  紫微真人笑眯眯的揶揄着。

  宋安宁笑了笑,说:“谢谢你的坦白,真的很让人感动。”

  “不用写,应该的。”

  紫微真人仿佛听不懂宋安宁的嘲讽一样。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个人活了上百年,心思比大部分人类更加精明狠毒,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宋安宁正在嘲笑自己?他不过是装傻,好让宋安宁明白——

  你从始至终都只是我的一枚棋子,我能让你舒心过日子,也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宋安宁的情绪逐渐崩坏。

  可是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因为她是个成年人,不是信口雌黄的卑鄙小人,当然,也有一种原因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改变自己的状态。

  “或许,你是对的。”

  宋安宁自嘲地搓了搓脸:“我现在很后悔,但是我又一点也不后悔,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无路可退。”

  紫微真人走出房间。

  宋安宁检查着自己的行李,明天,她要和紫微真人一起回到国内,那个充满了不快的记忆的地方。

  “真是糟糕透顶的一天!”

  宋安宁越想越不爽。

  可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

  ……

  叶伊这边——

  考虑到日本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她的计划是先去日本一趟,和那些自称是神其实不过是修真界的难民的家伙们好好谈一下。

  恭子支持她的决定,说:“这些古老的神灵虽然一直都支配着整个国家,但是我知道他们其实并不把世界或者说我们的世界当成最重要的东西,他们依旧渴望回到过去,回到那个能够随便拥有一切的时代。”

  “也就是说,他们会接受我的游说?”

  “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月读命的意识再度支配恭子的身体:“很悲哀的事实,不是吗?”

  “是啊,出乎预料的悲哀事实。”叶伊自嘲的叹了一声,“希望有一天,人生不再悲哀。”

  “悲哀是不可能消散的,生命的本质就是悲哀和绝望。”

  恭子想得很清楚:“人生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场游戏,人类的命运并不是由特定的某个人掌握,而是整个世界的自然规律决定了它们的生生死死、来来去去……”

  “生生死死……来来去去……”

  叶伊露出苦笑。

  生命就是这么一个没有尽头也没有开始的游戏,她拥有一切,同时又没有任何值得珍惜的东西。

  “希望日本的那些神灵们还保持着最后的一点清醒吧。”

  叶伊感慨。

  恭子说:“我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的,他们毕竟都还想回到过去的辉煌时代。而现在的日本,所剩无几的灵力甚至无法让他们的生命再延续一千年。”

  “那还真是……”

  叶伊苦笑着,说:“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们也是一样没有退路,只是我们比他们更多一点小小的优势。”恭子说,“我们至少还有叶无道这个盟友,虽然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又打着什么算盘。”

  “如果你们把叶无道当成盟友的话,未来必定会充满变数,虽然他是我的父亲,但我还是要这么评价他。”

  叶伊直言不讳。

  恭子:“这点我是赞同的。他是个多变到没有一点点可信度的家伙。”

  “所以做计划的时候还是别把他当成可以计划的部分吧。”叶伊说,“这家伙真的太不可靠了。”

  “好。”

  恭子点头。

  叶伊又补充说:“他是个让我不舒服的男人,虽然我还没有见过他,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我相信他是个英俊帅气的男人,毕竟他曾经让那么多女人甚至男人为他心动,甚至几十年依旧不曾改变心意。当然,他很危险这点也是无需质疑的。”

  “嗯。”

  点头完毕,叶伊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找到白思凡。

  “有什么事情吗?”

  白思凡忙着做实验,他最近得到太多的新鲜实验素材,急需验证他的研究发现。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白思凡头都不想抬起。

  叶伊:“你有我爸爸的照片吗?”

  “这算什么问题?你不会是怀疑我其实连你爸爸的照片都没有是个彻头彻尾的单相思的炮灰吧?”

  白思凡很生气。

  但是他的生气也侧面验证了叶伊的一个猜测。

  “我爸爸从来没有理睬过你,对不对?”

  “嗯,从始至终都是我单方面挑衅他想和他为敌,他并不喜欢我也不和我说话,不过不要紧。我现在还是成为了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虽然不能被大众认识,但只要被同行们都认可,我也还是……”

  “我想知道我爸爸的长相。”

  叶伊礼貌的打断白思凡的自恋。

  白思凡郁闷的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不给我面子!我可是——”

  “我一直都很给你面子,但是我现在担心一件事情……”

  叶伊吸了口气:“我担心有人伪装成我父亲的样子对我下手,毕竟修真界有修改根骨面容的手段,而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父亲,他们只要将外貌稍微修改得和叶无道有一定相似,就可以轻易地骗过大部分不知道叶无道的长相的人。”

  “原来修炼到一定程度还可以修改相貌,倒是比整容更加简单。”

  白思凡嘟囔起来。

  叶伊解释说:“只是轻微的修改,和整容还是不一样的,无非是眼睛更大一点,眼角更高一点,鼻子更挺拔一点,类似化妆但比化妆彻底。”

欢迎大家访问:九妹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jiumeishucheng.com/6_61308/1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