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听了小茶的询问,点了点头,道:“当然,要不然要是不让的话,岂不是要叫太太说我是在装病?”

  小茶听安然这样说,不由欲言又止,不过到底没说什么,而是去外面传话,放韩嬷嬷和那些大夫进来。

  安然知道她欲言又止是为了什么,因为她觉得自己没病,是在装病,如果让这些大夫进来看了,岂不是要拆穿。

  只是这会儿周围还有其他丫环,她不好问,又时间紧急,没时间让安然屏退其他丫环讨论这个事,再加上安然看起来似乎不怕的样子,只得罢了,去外面宣了。

  不过心里还是很好奇:小姐怎么打发那些大夫,不会被大夫拆穿?

  很快韩嬷嬷就带着大夫进了来,见了安然,笑眯眯一脸和气地道:“世子夫人,太太听说您身体不舒服,就让老奴带几个大夫帮您看一下,您看,是不是现在就看看?”

  韩嬷嬷看着满面笑容,仔细看那笑容,分明是幸灾乐祸和等着看安然笑话的模样,显然,她也觉得安然是在装病。

  安然一副不太精神的样子,道:“好,让大夫帮我看看吧。”

  看安然还真敢让自己带的大夫帮她看一看,韩嬷嬷不由惊讶,暗道难道你还真是不舒服?不可能,明明早上请安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不舒服了?肯定是装病!

  想到这儿,韩嬷嬷便让那些大夫上前。

  第一个大夫上前,给安然探了下脉,最后道:“世子夫人这是劳累过度,好好休息就好了。”

  韩嬷嬷听了不由惊讶,想着怎么可能,是不是这人看错了?于是当下便让第二个大夫上前,那大夫看了,也是这个话,说安然是劳累过度,说是要让她好好休息。

  韩嬷嬷还不死心,又让其他几个大夫看了,都是这个话,有些还不明就里,问道:“世子夫人您是金尊玉贵的人,怎么会劳累过度?”

  这话一出,韩嬷嬷脸上不由闪过尴尬之色。

  大夫一问怎么会劳累过度,让韩嬷嬷不由想起了之前,太太为了整这小蹄子,让她一直站在她身边帮她捶背捏腿打扇,侍候三餐,最长的一天连晚上睡觉都还拘着世子夫人为她打扇。

  韩嬷嬷想着,应该是这样累出来的。

  但这话,她不能说啊,毕竟说出来,自家太太这样折磨儿媳妇,之前的贤良名声还能听了?太太可不止世子一个儿子,一共三个儿子,这外面要传出了这样狠毒的名声,还有哪个条件好的人家,会把姑娘嫁给自家太太其他两个儿子?到时太太其他两个儿子,岂不是要娶那些条件不好的姑娘?而这,显然不是太太想看到的。

  因为所有大夫都是这样说的,韩嬷嬷便知道,看来这世子夫人是真的身体不舒服,不是装病,于是赶紧将这些大夫打发走了,怕呆久了,传出什么对太太不好的流言出来,那就不好了。

  不过,她的担心晚了,早在安然打算装病时,就已猜到她们可能会怀疑她没病,然后故意找来大夫,好揭穿自己,所以早在那时候,她就已经准备将清安侯夫人的所作所为抖出去了,这样一来,哪天自己跟清安侯世子和离了,外人因对她同情,也能更好接受一些。

  当然了,安然也是为了一劳永逸,躲开清安侯夫人的折磨,才准备装病。

  天天爬起来都是身体不舒服,看清安侯夫人还能怎么着,如果她身体不舒服,清安侯夫人要还像以前那样折磨她,传出去,她在京中的名声也甭想要了。

  当然了,她这会儿故意搞出劳累过度的症状,传出去后,清安侯夫人的名声也不用要了,毕竟她为什么会劳累过度,别人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再加上自己悄悄散点消息出去,清安侯夫人一个苛待儿媳的名声已经跑不掉了。

  安然可不会对自己这样做,有任何愧疚,毕竟人家的确苛待儿媳,自己只是让这件事,在外传开罢了,你要觉得这样名声不好,那你不要那样做啊,做了就别怕人说。

  小茶看大夫还真查出来了自家小姐身体不好,不由惊讶。

  要知道,明明太太说让小姐去正屋前,小姐还好好的呢,怎么说不舒服,就不舒服了?

  她不太相信小姐真的不舒服,但,事实在眼前,却不由她不信。

  所以她很好奇,小姐是怎么办到的。

  于是这会儿送走了韩嬷嬷和大夫,看安然屏退丫环,说是身体不舒服,要卧床安静休息,小茶没跟着退出去,问安然道:“小姐,您是怎么办到的?刚才奴婢真怕大夫查出来您身体好好的。”

  安然自然不可能将这种事跟她说真话,毕竟人心隔肚皮,说了,万一哪天这个丫环被人收买了,将这作为把柄加害自己怎么办?所以只淡淡地道:“你错了,我的确不舒服,只是之前,我强撑着呢。”

  其实这只是一点点,原身的确有些累,也的确有些不舒服,毕竟原身本来是个千金大小姐,在家从没做过那样的事,一直养尊处优的,现在陡然被清安侯夫人那样搓磨,肯定受不了。

  但,这点不舒服,不会严重到像大夫说的那样,劳累过度,毕竟原身会抓紧点滴时间休息,这才没真的劳累过度倒下。

  但,原身没因劳累过度倒下,这是原身聪明,会安排时间,不是清安侯夫人的所作所为不会让人劳累过度,原身是怕累的倒下了,别累坏了身体,不利生育,到时婆婆就更有话了,所以才会抓紧点滴时间休息,不敢倒下。

  但安然可不想这样折磨自己,所以自然伪装成了劳累过度的样子,准备躲过清安侯夫人的折磨。

  反正要不是原身会安排时间,本来就清安侯夫人安排的事情,也的确会劳累过度,不是她信口开河。

  至于怎么装的……系统商城的东西太多了,有些整蛊药物的副作用,便跟劳累过度差不多,随便花点生命值买一点就是了,只要能躲过清安侯夫人的折磨,花点生命值,也是值得的。

欢迎大家访问:九妹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jiumeishucheng.com/6_61530/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