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次主考的勃泥城是第一次并规东凌国的科举,又因离京城路途遥远,朝中对两人乡试之后归京的时间只做了一个大概的要求,行程相当宽裕。

  不过苏诚志与钱林都是那种中规中距的严谨之人,能趁此机会拐来葛山村看看已属不易,自是不会在葛山村久留。

  柳东安是与苏诚志一同长大的同龄人,最是清楚苏诚志的为人,自是明白这一点,却也不愿意错过这个大好时机,虽在得知苏诚志可能会回来看看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打量着要趁此机会请苏诚志给村学的读书郎们讲几堂课。

  待他得知与苏诚志同来的钱林钱大人是比苏诚志更早考是进士,不但是当时的榜眼如今还是翰林院的侍读,自然更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于是第二日一早就带着村老和村学的先生们来神泉山庄华拜会苏诚志,希望苏诚志和钱林能抽出时间来为村学的读书人讲几堂课。

  对于这个邀请,苏诚志本人自然义无反顾,而且讲课这种事对他来说本就是信手拈来的事,只是请钱林讲课,苏诚志心里有些没底,只用询问的目光略些为难的看着钱林,钱林倒是十分淡然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葛山村的村学如今在秀水县都是排得上的好学堂,主要招收葛山村以及在作坊做工的子弟,同时也兼收附近村庄的孩子以及慕名而来的读书郎。

  当年苏家离开葛山村前往京城之时,不过只有三位先生,其中还有个是临时的先生孙宏飞,经过几年的发展,如今的村学足足有十位先生。

  这些先生中既有苏诚志当年的同窗兼林溪镇学的同事,也有苏诚志的学生,比如柳玉立,连原本去了林溪镇学的袁腾飞也回在三年前就回了村学,还有两位是当年与苏诚志一起参加乡试的同年,其中一位就是左家兄弟之一的左尔。

  当年左家兄弟与苏诚志同届参加乡试皆中了举,又同去京城参加会试,苏诚志和左赢如愿高中,左尔却落了榜。

  高中的左赢在陆瑾康帮助下得了个外放的机会去南方某县当了个县令,左赢十分珍惜这个机会,考评连年得优,如今已升为六品知州。

  左赢虽得了陆瑾康的暗中帮助得了这个外放的机会,赴任时也带上了陆瑾康为他寻摸来的师爷,却因为没有家族的支持,只有个同样没有官场经验的左尔陪着他,初入官场之时自是十分艰难。

  好在左赢很有韧性,硬是靠着有限的资源,闯出了一条生路。

  待左赢稳住了脚跟,左尔这才带着左佑和左玲回到了秀水县。

  左佑和左玲是可怜也是幸运的,虽说很小的小时父亲就去了,等到左赢左尔中了举人,家中经济有所好转,偏他们的娘亲早已沉疴难起,在左赢会试高中并谋得县令一职的消息传回秀水县不久就撒手人寰。

  左赢和左尔几经商议,决定带上左佑和左铃去任上,偏左佑和左玲这对小兄妹对南方的生活很不适应,在南方的两年里,左佑还好些,左铃则半日一大病十日一小病,让人心疼不已。

  左尔心疼侄儿侄女,早就打算带着一对侄儿侄女回秀水县,只是他同样也心疼左赢,加之左家当时全靠左赢在支撑,若是左赢不能更进一步,左家的日子将更艰难,再三考虑之后左尔决定先留下来协助左赢。

  待左赢渐渐做出了一些成绩,不但在官场立稳了脚跟,还得了上官的赏识,知府大人甚至还将家中嫡次女许给左赢为正妻,左尔这才以左佑需要回乡科举为由,带着左佑和左铃重新回到秀水县。

  左赢在南方做官,左尔带着左佑和左铃回秀水县,京城是必经之路,左赢感念苏诚志和陆瑾康对他的帮助,特地让左尔替他往东明坊和镇国公府送了些当地的土仪。

  那日左尔与苏诚志并在苏诚志的书房里说了许久的话,两人到底谈了些什么无人知晓,只知道左尔离开东明坊之时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待他回到秀水县并没有在秀水县城安家,而是带着左佑和左铃到葛山村落了脚,一边在葛山村的村学当先生,一边督促左佑进学。

  两年前由孔老夫人做媒,在葛山村的药坊里找了位勤劳踏实的姑娘成了家。

  如今两人已育有一儿,日子过得既富足又自在。

  左佑在回乡的第二年就考取了秀才功名,参加了今年的乡试,虽说上了桂榜,名次却不那么尽如人意。

  以他现在的成绩参加会试,就算超常发挥最多也只能挂尾,故而左尔打算让左佑再多读几年书,待打实了基础再参加会试一拼前程,只是接下来该让左佑去哪里进学,让左尔十分为难。

  自出了桂榜,左尔为难的快抓破了头。

  他倒是记得几年前从南方回来经过京城与苏诚志见面时苏诚志曾经提过的建议,若真能让左佑进国子监读书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可是京城离燕山府那么远,让左佑独自一人去京城左尔如何放心,偏他自己又有俗务缠身暂时离不了秀水县。

  正左右为难之时,却忽然听说苏诚志回来了。

  左尔自是不敢相信的,毕竟苏诚志如今已是国子监的司业,轻易哪里能离得了京城,直到此刻见到苏诚志才知道这是真的,心里顿时心里松快了许多。

  虽说年幼失怙,左佑到底算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连带着左尔也在心里暗道自己也当是个有福之人。

  苏诚志与钱林在葛山村只待了三日,应柳东安和村学的邀请下分别为村学的读书郎上了几堂课,反响十分热烈,当日下午得到消息的秀水县令和县学的先生们都特地从秀水县城赶来葛山村,盛情邀请苏诚志和钱林去县学为县学的学子们讲课,最终却没能如愿,只得每日从秀水县赶来葛山村一听为快。

  苏诚志与钱林离开葛山村的时候,带走了左佑,却将苏泽臣留在了葛山村。

  苏泽臣能留下来,固然是苏泽臣坚持的结果,当然少不了苏云朵从旁协助。

  苏泽臣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回到葛山村在师父面前承欢,下次还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自然要争取更多的时间,既可多多向孔老大夫讨教以提高他在医学造诣,也能借此机会尽尽他身为弟子的孝心。

  苏云朵希望苏泽臣留在葛山村,自然有她的目的。

  她这次回葛山村来,除了回来看看,与孔老大夫商议有关葛山村药材种植以及作坊的发展构架,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那就是为宁华有明年下场做先期的准备工作。

  她早从苏诚志那里得知左尔就在葛山村学里当先生,这也是她早早带着宁华有回葛山村的原因。

  当然苏云朵虽说将宁华有托付给左尔,却也不是十分放心将宁华有独自留在葛山村,毕竟葛山村里并没有宁华有熟悉的人,那么留苏泽臣在葛山村就成了最佳的选择,既能满足苏泽臣在孔老大夫面前学习尽孝心的心愿,也能陪着宁华有。

  这对表兄弟虽说年龄相差个三四岁,却很能玩在一处,宁华有在京城苏氏族学读书的那几年,都是与苏泽臣住在一处。

  苏泽臣留在这里,孔老大夫监管苏泽臣的同时也能帮着她看顾一下宁华有,算是一举几得的好事。

  苏诚志在带着苏泽臣来北地的时候,当然十分清楚苏泽臣必不会那么轻易就跟着他回京城,既然他说得头头是道又有苏云朵从旁帮忙,最终自然是让苏泽臣如愿。

  不过苏诚志却也留下话,来年苏云朵和陆瑾康回京之时,苏泽臣须得一同归京。

  苏泽臣自是连连点头称是,爹娘祖母兄弟都在京城,他本也没打算就此长住葛山村,自是要回京城的。

  苏诚志和钱林离开葛山村之后,苏云朵又在葛山村多留了两日,安排好宁华有和苏泽臣,就葛山村的作坊与铁头等人进行了一番安排,这才带着几车药材离开葛山村返回勃泥城。

  不过这次离开葛山村可就没有上次那么依依不舍了,毕竟比起京城来,勃泥城离这里可就近多了。

  再说待过了年,苏云朵必是要赶来亲自送宁华有下场的,这次离去不过两、三月便能回来。

  虽说才刚进入十月,北地却连下了几场雪,苏云朵带着药材抵达庸城之后并没有马上回勃泥城,而是先带柳家林去城外的康云酒坊。

  柳家林在苏氏族学读了几年书,虽说十分刻苦,却因天资所限,去年才堪堪考中秀才,今年乡试倒是下场试了试,毫无悬念地落了榜。

  这几年柳家林能在京城生活在苏氏族学读书,自然是靠族里和苏诚志的资助,如今年龄大了,心里也清楚再读下去也难有进步,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放弃科举一途。

  柳东安得知柳家林打算不再继续读书,与村老、族老们商量之后,决定聘他为先生,偏柳家林对当先生没有兴趣,而对酿酒更感兴趣。

  苏云朵想到康云酒坊正是用人的时候,既然柳家林愿意去酒坊,那就带他去就是了,

  康云酒坊自七月二十八那日开坊酿酒以来,已经陆续向市场推出了数种果酒。

  青稞酒的酿造因为各方面的因素并没有预期那么顺利,多次失败之后,张平安带着曾小师傅特地往西北去了一趟,回来之后又试验了多数,上个月终于在两人的不懈努力下酿成了一批,只是品质还达不到苏云朵预期的要求。

  苏云朵在去葛山村之前,又特地到康云酒坊与张平安和曾小师傅进行了一番探讨,觉得酿酒的过程没有问题,使用的酒曲也没有问题,那么会不会是水源和当地的自然环境的问题?

  苏云朵让张平安和小曾师傅从这两方面着手进行改进,一是寻找更清透的水源,二是模拟西北的气候环境。

  时间又过去了大半个月,以张平安的钻劲小曾师傅在酿酒方面的天赋,苏云朵觉得应该会有不错的收获。

  张平安和小曾师傅果然不负苏云朵的重托,两人一个带着人冒着雪进山寻找水源,一个留在酒坊里琢磨青稞酒的酿酒环境,很快各有收获,当张平安端出最新酿成的青稞酒,只看那色泽就已经远胜过上次的青稞酒,再闻再品,苏云朵顿时眉开眼笑。

  虽说青稞需从西北运来庸城,可就算如此成本依然比用高粱、玉米酿酒要低上至少两成,再说用青稞酿成的青稞酒比用高粱、玉米酿成的酒要烈些,用于提炼医用白酒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家林,你怎么来了?”张平安的心思一直都在酒上,直到苏云朵将柳家林推到他的面前才发现柳家林的存在,惊讶地看着柳家林问道。

  柳家林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上前对着张平安行了个礼,惊得张平安忙忙退开。

  虽说早就知道苏云朵一直没去衙门落实他的奴籍,但是柳家林却是有功名在身的人,他哪里好受柳家林的这个礼,在慌乱中却听柳家林道:“以后还得张总管多多指教。”

  张平安惊得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得直咳嗽,他十分清楚柳家林这些年为了完成他爹娘的遗愿是如何的努力,这是要放弃了吗?

  柳家林自是明白张平安为何如此惊讶,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道:“我读书方面的天赋有限,如今能有秀才功名已是难得,再继续读下去也不过是枉然,与其继续虚度年华,倒不如趁着年轻做自己想做的事。”

  张平安看了柳家林一眼,他们年龄相仿,都已是二十二三岁的人了,他两年前成的亲已算是晚的了,不过如今儿子却已经会走路了。

  柳家林因为一直在读书二十大几的人了,除了几身衣服几箱书,就是在葛山村的几间破屋,如今他既不愿再继续蹉跎下去,那就正经找个差事,积点家资再找个好姑娘成亲,为柳家开枝散叶,想必更能安抚他地下的爹娘。

  如此这般想着,张平安看着柳家林缓缓点了头,尔后转向苏云朵。

  苏云朵只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话,既然她已经将康云酒坊完全交给张平安管理,那么该如何安排柳家林的差事,自然是张平安说了算。

  为了康云酒坊的发展,在康云酒坊开坊之后,张平安就直接捎信回京城的乐游酒坊,让申俏带着儿子随乐游酒坊往勃泥城送酒的队伍一同来了庸城,他是打算在庸城这边定居了。

  张平安先让柳家林先跟着老账房学记账,柳家林却更愿意去跟在小曾师傅后面学酿酒,无奈张平安只得与小曾师傅商量让柳家林先跟着做段时间学徒。

  柳家林在京城的时候,每个月都会去乐游酒坊找张平安,小曾师傅自是认识他的,听说他要跟着自己学酿酒,只看了柳家林一眼倒也没有反对。

  只不过柳家林这人酒量实在太浅,在酿酒坊内待了不过一个时辰就直接被里面的酒气给熏倒了,醒来之后只得乖乖地跟着老账房学做账。

  消息传到苏云朵耳边,让她很是乐呵了一番。

欢迎大家访问:九妹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jiumeishucheng.com/6_61548/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