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软肋

小说:庶门风华 作者:千年书一桐 我要报错
  三天后,陆呦下朝后没有正常回家,打发大江回来,说是先去一趟陆家,不回来吃晚饭了。

  谁知晚饭时分,颜彦和陆衿陆初正准备开动时,陆呦又跑回来了。

  原来,陆鸣不知怎么又想通了,答应合离,昨日去监狱见了颜彧一面,两人当场草拟了一份合离书,从监狱出来,陆呦又亲自送到颜府,和颜芃谈了半个多时辰,颜芃总算答应把三个孩子都交还给陆家。

  于是,今日早朝后,陆鸣向皇上主动请缨,答应次日一早前往幽州就任,事实上,别人早在二月初便过去了,他算是晚了一个多月。

  下朝后,陆端找到陆呦,让他回陆家一起送送陆鸣,说好歹兄弟一场,一别又要三年。

  陆呦本不想答应,可又怕陆端来聒噪颜彦,掂掇了一下还是跟着陆端走了。

  可两人坐在一起实在是无话,彼此之间更多的是生疏和尴尬,或许还有仇恨,因此,陆呦坐了一会便回来了。

  颜彦一听陆鸣要走,忙问起周婉来,周婉在判决的当日被陆鸣接回了陆家待产,颜彦想知道陆鸣会不会带她去幽州。

  “不会,她留在陆家照应这几个庶出的孩子,那三个嫡出的据说要带到幽州去,他要亲自教导。”陆呦说完忽地想起了颜彦的那句话,“娘子,你说浪子回头金不换,难不成他真是幡然悔悟了?”

  据说,陆鸣答应合离的唯一条件是要收回三个孩子自己亲自教导,他说就算陆袆真成了痴傻儿,那这也是他的儿子,他认了。

  “说不好,必是他听御医说,若是教导的好兴许生活还能自理,所以他想亲自试试?”颜彦这点也想不通。

  当初因着陆呦不会开口说话,陆家几乎没有人承认他的存在,只是在年节时且没有外人的场合下才会叫他跟着大家一起吃顿饭;还有,王实修家也有一个痴傻儿,至今还养在庄子里,据说也是羞于向外界承认。

  因而,颜彦着实没想到陆鸣居然有此担当,一定要亲自带着,且还要亲自教导。

  不过这倒是应了一句话,人是多面性的,也是复杂性的,好人坏人是相对的,可只要是人,总能从他身上找到某一处闪光点,或者说,软肋。

  “罢了,看在那三个小孩的份上,只要以后他不来惹我,我也就此放下,不会再去针对他。”颜彦说道。

  “好,我也是这个意思,但有一点,陆家我还是不想回,没意思。”陆呦是想起了陆端的提议,让年节时分搬回去,就当是陪陪老太太。

  可问题是,这么多年的疏离和仇恨哪里是这么好消除的?与其大家在一起彼此别扭,还不如各自分开各自自在。

  颜彦答应了他。

  陆鸣走后,颜陆两家的事情总算告一个段落,据奶娘和青碧她们回来说,随着陆鸣的离开街里的议论也少多了,但有一点,陆鸣带着三个孩子离开的举动为他赢得了不少唏嘘和好感。

  不管他之前做过什么,可最后好丈夫好父亲的口碑是树立起来了。

  颜彦没有妄断他此举是否有作秀的成分,从内心来说,她希望他是良心发现,愿意做一个好父亲,也会做一个好父亲。

  随着陆鸣的离开,颜彦也彻底放下了过去的恩怨,安心养胎,安心相夫教子,闲时看看书什么的,日子倒是也安逸。

  端午前两天,没等老太太打发人来接,颜彦先打发人往陆家送了一份节礼,说是她月份大了,也就这几天的事情,因而不敢随意走动,若老太太肯赏面,就和陆端一起来明园过也是一样的。

  陆老太太也拒绝了颜彦的提议,因为周婉正在坐月子,她刚生了个女儿,此外,陆鸣还有好几个庶子庶女在,老太太没舍得把他们丢下,说他们一个个也都可怜见的没有父亲疼,生母又是没什么见识的丫鬟,所以老太太把这些庶出的第四代聚拢在她身边,她亲自守着,正好也解了她的寂寞,算是一举两得。

  端午过后,周海生去庄子里巡视了一番,回来给颜彦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说是今年大旱,小麦减产成必然,明庄还好,有一条河,影响不是特别大,可别的庄子里就难说了。

  好在周海生说今年前往明庄赏花的人比较多,这一块的进账比以往要多,再加上那些果树的收益,应该能抵得上小麦的减产。

  哪知颜彦刚放下这事,陆呦又收到了周禄的亲笔信,也说是契丹也大旱,粮食减产,能否出售十万石粮食给他们,以备急需。

  陆呦把信拿给颜彦看了,颜彦思考后,让他把信拿去给皇上看看,先问问皇上的意思,因为从她个人来说,她是决计筹不出这十万石粮食的。

  当然了,颜彦也清楚李琮也筹不出,不过她倒是有一个主意,她想做这笔生意,大周筹不出这笔粮食,但大周的山薯未必筹不出十万石,不说别的,京城附近,光颜彦一家就种了上千亩地,而且这东西产量高,亩产基本千斤以上,好的甚至能达到二千斤。

  此外,颜彦还有一个主意,想从南越或大理那边去采购点粮食,正好,这段时期她收购了不少精美的刺绣和丝绸以及瓷器,她打算用这些去南越和大理换些粮食和药材来卖给辽国,最后再从辽国换取点名贵药材、皮草什么的。

  左右颜彦的船可以交付一半了,她想先从内陆海试试,为以后开辟外海航线积攒点经验。

  这条建议被李琮接受了,但有一点,他不赞成把大周的山薯卖给辽国,因为真遇上大荒年,山薯也是可以救命的粮食。

  可不管怎么说,颜彦是得到李琮的许可,于是,她命周海生去庄子里抽出了一百来个懂水性的十八到三十岁的男子,这些男子是开春时就挑好的,且这段时间一直在训练水性,这一百个人组成了个商队,领头的是周海生,保镖是大江四个,同时也带了些防身的小型十字弩和火药,他们拉着五十辆骡车南下了。

  :。:

欢迎大家访问:九妹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jiumeishucheng.com/6_61642/691/